<form id="4fnzx"><legend id="4fnzx"></legend></form>


        當前位置:國譯翻譯公司 > 翻譯資訊 >

        美國為什么不應該抵制一帶一路? | 譯論中國


        筆譯:



        在過去三千年間,中國曾三次向西方展示自己的經濟實力。第一次是在公元前200年,漢朝的統治者開拓了絲綢之路,與遠在中亞和地中海盆地的人民通商,蒙古帝國的衰落和歐洲海上貿易的興起使得此路最終被荒廢。十五世紀,鄭和下西洋又將明朝和印度洋沿岸的國家聯系了起來。但不到30年后,統治者就召回了鄭和的船隊,在剩下的歲月中,帝國主要關注的就只有東部和南部的鄰國了。

        Over the past three millennia, China has made three attempts to project its economic power westward. The first began in the second century BC, during the Han dynasty, when China’s imperial rulers developed the ancient Silk Road to trade with the far-off residents of Central Asia and the Mediterranean basin; the fall of the Mongol empire and the rise of European maritime trading eventually rendered that route obsolete. In the fifteenth century AD, the maritime expeditions of Admiral Zheng He connected Ming-dynasty China to the littoral states of the Indian Ocean. But China’s rulers recalled Zheng’s fleet less than three decades after it set out, and for the rest of imperial history, they devoted most of their attention to China’s neighbors to the east and south.

        如今,中國第三次轉向西方,而且這一次的野心也遠勝以往。2013年,中國政府宣布計劃通過一系列基建投資,連接起橫貫歐亞和東非的幾十個經濟體,這被稱為“一帶一路”。有官員稱,亞洲許多發展中國家尚不足以自己進行大型的基建項目,一帶一路的目標就是通過機場、深水港、光纜、高速公路、鐵路及石油和天然氣管道網絡將它們聯系起來,從而帶動各國走向繁榮。同時“一帶一路”還有一個沒有明說但同樣雄心勃勃的目標,即把中國從以經濟增長率放緩和高債務水平為前兆的經濟衰退泥潭中拯救出來。中國的領導人相信,這一基建倡議在為中國企業開拓新市場的同時,還能為中國掙扎求生的銀行和國企注入一針興奮劑——否則,它們備受困擾的管理者們可能會威脅到黨的領導。

         

        “一帶一路”戰略牽涉甚廣,將塑造歐亞地區的未來。此路從太平洋沿岸延伸到歐洲腹地,將在未來三十年刺激出4萬億美元左右的投資,路上經過的國家貢獻了全球70%的能源儲備。但迄今為止,在對待“一帶一路”上,美國不是暗中使絆未果,就是完全避之不談。這么做是錯的。華盛頓方面應當謹慎地將“一帶一路”戰略的諸多方面予以劃分,對一帶一路倡議中有利于美國的部分予以支持,并對不利的部分予以反對。美國不必在確保其在全球的霸主地位和支持亞洲經濟發展中做抉擇,有選擇地支持“一帶一路”實有助于同時實現這兩個目標。

         

        絲綢之路

         

        “一帶一路”主要由兩部分組成:其一是中國統一稱之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一系列陸地經濟走廊;其二是橫貫南海、印度洋和地中海的“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絲綢之路經濟帶”的第一條經濟走廊將通過現代化的鐵路網將東北、能源豐富的蒙古及西伯利亞連接起來;而中巴經濟走廊將連接新疆和巴基斯坦在阿拉伯海的瓜達爾深水港。中國政府將通過在印度、孟加拉國和緬甸投資建設鐵路、高速公路、港口、管道和運河,將中國的西南省份對印度洋沿岸國家開放。而在南面,中國正在發展“中國-中南半島經濟走廊”,通過投資港口和高鐵,把東南亞6億人口的民生問題與中國的經濟發展緊密聯系起來。中國政府還志在建設兩個重大鐵路項目,其一將河南、四川和新疆同波蘭、荷蘭、德國的樞紐地帶連接起來,沿途途經中亞、伊朗和土耳其;其二,即新歐亞大陸橋,起點中國,終點歐洲,途經俄羅斯。此外,中國還在建設一條串聯起吉布提共和國(中國正在此處建立海軍基地)、肯尼亞、坦桑尼亞和莫桑比克在紅海、地中海東部及歐洲中部和東南部的港口的走廊。(盡管中國政府目前還未公開承認這一走廊是一帶一路的一部分,但通過其已經采取的措施——諸如收購埃及的比雷埃夫斯港及宣布建立“匈塞鐵路”,其目的不言而喻。)

         

        目前,國有的建筑和工程公司承擔了一帶一路絕大部分的項目建設。因其背后有政府在資金和政策上的支持,這些企業巨頭在競標上少有敵手,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這一情況都不太可能發生改變。在融資方面,中國建立了專門的機構來支持這些項目的發展。其中最有名的或許便是將于1月份正式開業的亞投行。此外還有專注于一帶一路的政府基金“絲路基金”和前身是“金磚國家開發銀行”的多邊發展機構“新開發銀行”,它們將連同亞投行,在未來十年向基建項目貸款2000億美元。

         

        攝于2015年6月,北京,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外方代表于《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簽字儀式。

         

        更重要的是,中國調整了外交政策以服務“一帶一路”戰略。中國政府歡迎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上海合作組織(上合組織,SCO),來獲取他們對一帶一路的支持,并很可能對伊朗也采取同樣的策略。在歐洲,中國升級了其和捷克共和國的關系,把布拉格變成中國在歐的合資企業中心。在3月份的國事訪問中,中國主席習近平敲定了和捷克的商業和投資協議,協議涉及40億美元。“一帶一路”的成功取決于中東地區的穩定,在這一認知下,中國近期在該地區扮演了一個積極的角色,與以往不愿牽涉其中的態度相去甚遠。今年1月份,習成為國際社會解除對伊朗石油禁令后首個進行訪問的領導人。在訪問中,他同時會見了埃及和沙特的領導人,另外,中國也嘗試在敘利亞內戰各方間調停,對沙特粉碎在也門的胡塞武裝組織(Houthi Rebels)提供了支持。2015年11月,中國通過了允許中國人民解放軍參與境外反恐任務的法律。

         

        華盛頓的不以為然

         

        在可以預見的未來,“一帶一路”計劃將主導中國經濟與外交政策。然而許多美國對華觀察家卻低估了這一計劃的重要性,認為這不過是為了粉飾出中國仁慈友善形象的作秀行徑,是保障習近平個人功績的面子工程。有中方提出倡議最后卻無法執行的數個例子在先,華盛頓認為“一帶一路”計劃亦希望渺茫。

         

        美國官方將這種不以為然表現得淋漓盡致。美國國會尚未舉行專門針對“一帶一路”的聽證會,盡管美國國會于2000年設立了美中經濟安全審查委員會,專職監控中美兩國雙邊貿易與安全事務,但該委員會同樣對此無動于衷。在15年和16年的中美戰略經濟對話(譯者注:雙方最高級別的年度峰會)中,中美官員們暢談了在百余個領域的合作可能性,卻只字不提“一帶一路”。在他們的公開聲明中,美方官員在涉及“一帶一路”時也往往采用模糊的話語。華盛頓方面不僅拒絕承認“一帶一路”的重要性,在某些情況下還試圖暗使絆子,徒然反對創設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就是其中之一。

         

        這種暗中使絆的處理手段是錯誤的:這么做不但使得中國有機會在沒有美國介入的情況下形塑歐亞大陸經濟和政治的未來,也扼殺了美國投資者從重大基建工程中獲利的機會。而且,這種做法盡管能夠弱化“一帶一路”的效果,但會將亞洲發展中經濟體與歐洲經濟停滯國家所急需的經濟增長扼殺在搖籃之中。美國無法阻止自己的盟友加入亞投行這一點表明,華盛頓對中國區域經濟倡議的抵制讓美國與某些最親密盟國的關系變得尷尬,因為其中許多國家都把“一帶一路”視為拉動全球經濟走出低谷的有力工具。美國的官員們也應多了解歷史知識:當跨國基建工程的管理缺乏有效協作時,往往各大強權間會滋生敵意。一戰前法國、德國與英國那些宏偉的鐵路項目就是教訓。

         

        如今美國還是沒能恰當應對“一帶一路”,這一點尤為值得關注,畢竟是華盛頓在不經意間刺激了北京當局對“一帶一路”的興趣。奧巴馬總統2011年發起的“再平衡”和“重返亞洲”策略雖已被證明是空洞的,但事實上強化了中國對被美國及其盟邦包圍的警惕。奧巴馬政府把中國排除在TPP外同樣也起到了如此效果。這些舉措挫敗了中國意欲進軍太平洋的雄心壯志,使得北京轉向西邊尋求戰略機遇。此外,盡管中國一直想提高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的投票份額,但美國在本世界頭十年一直壓制著中國的提議,這也促成了北京建立屬于自己的多邊貸款機構。同時,由于美國限制世界銀行去投資違反美國環保標準的項目(譬如2013年,美國宣布禁止世界銀行資助新建燃煤火力發電廠),所以中國就有了建立發展相關機構的空間,因為他們知道在領國中能找到不那么在意環境的客戶。美國超額的國債同樣給一帶一路的誕生添了把火:2008年金融危機后美國國債規模迅速膨脹,美國政府長期債券(US Treasury Bonds)的收益也一瀉千里,因此把中國這個擁有大量外匯、持有世界上最多美債的國家推向了基礎設施投資。

         

        支持大興土木

         

        未來四年,亞洲各國總共的投資資金需求約為每年八千億美元,主要投資在交通、能源及通訊網等領域;而目前各大發展銀行只能滿足不到10%的資金需求,哪怕亞投行和其他中國的投資機構履行了他們的承諾,錢還是不夠。

         

        美國不應該讓大國競爭的考慮影響自身對亞洲各國資金短缺現狀的關注,畢竟這個資金缺口會對全世界的繁榮產生威脅。最重要的是,在中國承諾了在某些亞洲國家興建基礎設施的前提下,華盛頓不該試圖利用自身與這些亞洲國家的關系影響“一帶一路”的發展。要是這么做,會讓哈薩克斯坦、緬甸以及斯里蘭卡等國獲得不合適的權力,使得他們有能力在北京和華盛頓之間挑起新的熱點議題。

         

        十九大報告英文版筆記 17
        下一篇:中德“特殊關系”:和平合作的典范





        ? 色噜噜狠狼综合在线,亚洲综合久久无码色噜噜,美女下面粉嫩又紧水又多视频,日日狠狠久久偷偷色,暖暖免费视频日本中文,免费人成再在线观看网站,婷婷四月开心色房播播,国产成熟女人性满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