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4fnzx"><legend id="4fnzx"></legend></form>


        當前位置:國譯翻譯公司 > 翻譯資訊 >

        中德“特殊關系”:和平合作的典范


        筆譯:

        中德“特殊關系”:和平合作的典范

         


        本文原載于Foreign Affairs

        作者/Klaus Larres

        編譯/雨山 & 一顆馬 & liwen & eve

         

        譯讀:T-Read | 譯讀小號二世:WinnieTheFool

         

        近年來,從南海的海上沖突到有關貨幣操控的經濟爭論,中美關系對立趨勢日益明顯。歐洲——尤其是歐洲實際的領頭羊德國——被夾在了中間。

         

        在過去幾十年間,德國和中國的經濟紐帶變得更為密切,因而常常與美國意見不一致。美國一直暗示德國在討好中國,在中國入侵南海的問題上立場太過軟弱。根據2013年的數據,歐盟對中國的出口有45%都來自于德國,而歐盟從中國的進口中,德國占到了28%。中國也大方提及兩國的往來。比如習近平主席上個月就指出,漢堡港每三個集裝箱中就有一個來自中國。德國在中國的注冊公司有5200多家,中國在德的注冊公司超過900家。美國不管是國土還是人口規模都比德國大得多,中美在對方國家的注冊公司數量自然大得多,但中德貿易關系較于美中更加平衡。截至2016年2月,德國甚至取得了2.03億歐元的小規模順差。然而美國自從上世紀80年代中旬以來,在和中國的貿易中就一直處在巨大的逆差狀態,并且逆差還在不斷擴大。

         

        中德密切的經濟往來也加強了雙方的政治紐帶。德國總理安吉拉·默克爾在任10年來,曾8次正式出訪中國。今年6月,她將第九次訪問中國。她也將出席9月份的G20杭州峰會,這是中國首次主辦這個由世界上最大的20個經濟體的領導人參加的會議。(譯者注:本文寫于2016年5月3日。)默克爾的前任也是中國的常客。赫爾穆特·科爾在其擔任德國總理的16年間,曾四次來到中國;格哈特·施羅德在7年間曾六次訪問中國。

         

        2011年,中德在柏林舉行了聯合會議,時任總理溫家寶宣布中國計劃“與德國共建政府磋商與合作機制,讓磋商走上制度化的道路。”溫指的是兩國每年舉行內閣級會議。盡管從2009年起,中美每年都會舉行中美戰略經濟對話,但德國在中國享受的特殊地位是連美國也無法相比的。2012年10月,中德政府磋商機制正式啟動。2014年,李克強帶領全體內閣成員來到了柏林。雙方在會面中討論了農業、科學和健康領域的合作協議,以及零排放發動機的研發等問題。李還邀請默克爾和他一道前往自己的老家合肥。他說,畢竟兩個人是“老朋友”了。

         

        一年后,2015年10月,默克爾訪華,和中國簽署了13個主要經濟協議,涉及金額超過180億歐元,包括中國向德國購買130家空客飛機的協議,該訂單總值達130億歐元。上交所、中金所與德意志交易所集團就共建離岸人民幣金融工具交易平臺達成協議。新成立的中歐國際交易所總部設在法蘭克福,于2015年11月正式開業。這是官方首次在境外銷售人民幣產品。這清晰地表明,中國政府熱衷于完全融入全球金融市場,并有意加強與德國的經濟合作。2016年6月中旬德國總理訪華時,將會有至少7名內閣部長(和許多有影響力的CEO)一同前往。

         

        美國對中德所謂的“新興特殊關系”心存疑慮,但實際上,德國在中國面前的立場并不軟弱。實際上,德國為許多中等規模的勢力——甚至為美國——提供了一種模式,展示了如何在堅持自己自由民主原則的基礎上,既不讓中國對自己心生敵意,又能保持和中國的合作。

         

        比如,2016年3月,德國總統約阿希姆·高克訪問中國期間并不避諱中國的人權紀錄和社會公平問題。他既表達了對中國經濟成果和文化傳統的欽佩和尊重,也在同濟大學的一次重要演講中,坦誠又巧妙地批評了中國缺少民主合法性。

         

        他并未直接攻擊中國,而是引用他祖國——共產主義東德的例子解釋人民是如何“既不幸福也不自由”。他強調道,體制上下都“缺乏一樣非常重要的東西,那就是合法性”。“平等、自由、匿名”的普選從未存在。因此,高克稱東德陷入了“引起官民相互猜忌的信任缺失”。以青年為主的聽眾們不禁主動聯想到了中國當下的事態。

         

        在解釋“人類對自由的渴望最終總是得到突破”時,高克提到的也是1989年柏林墻的倒塌(而非那年廣場那件事)。他也表達了對中國嚴重生態環境問題,以及對日益加劇的貧富差異鴻溝的關切,也表示擔憂那些“似乎與官方路線相悖”的人權活動家們的命運。高德提出觀察德中關系“不應忽視中國與德國其他重要伙伴與盟友的關系”,暗示盡管德中關系親密,柏林也并未著手要在兩國之間設置“特殊路徑 ”進而損壞中國的其他西方合作伙伴。

         

        與高克同行的德國議員們來自教會、文化基金會以及工會組織,其中包括聯邦議會新晉的人權專員考夫勒(Bärbel Kofler)。此行他私下會見了多位異議人士與人權律師,同時也以個人名義向習近平施壓要求釋放政治犯,比如尚陷囹圄的20位人權律師。本次出訪與其他歐洲國家領導人及美國總統形成鮮明對比,他們往往帶著浩浩蕩蕩的CEO大老板和金融、經濟專家訪華,而非文化與人權機構的代表。

         

        總體而言,比起美國及其他許多國家,德國對敏感話題的恰當拿捏使其更高效地獲得了中國的密切關注。高克作為前東德反共異見人士與新教徒牧師的身份或許讓他能更好地把握分寸。由于還曾接受過良好的馬列主義熏陶,他也能在中國的政要面前指出中國共產主義內在邏輯的欠缺。例如,他曾和中國宣傳一哥劉云山討論過中共的一黨專政要如何保證與民主憲政原則和諧一致。

         

        當然,雖然劉云山、習近平以及“全國同胞們”對這種批判都隱忍克制,并未公開表示憤怒——尤其是北京方面視德國總統的本次出訪(六年來德國總統首次訪華)為中國國家地位的巨大提高——但被國家掌控的媒體卻嚴密審查涉及高克訪華與演講的新聞。德國大使館剛在官網發布高克在同濟大學的講稿,其網站就在全國迅速遭到屏蔽,盡管人們已經下載了成千上萬份拷貝。

         

        根據先前經驗,默爾克今年6月同樣也會提到中國糟糕的人權狀況,以及中國警察及執法部門愈發高壓的本質。默克爾可能也會公開表示對今年4月出臺的頗受爭議的新NGO“管理法”的反對。該法案將會在明年1月1日正式生效。本質上,新法律是為中國安全力量控制所有在華運作的外國NGO鋪路。

         

        2014年3月28日,默克爾總理與習近平主席在位于柏林的德國總理府簽約現場。

         

        過去,在討論敏感話題時,默克爾尊重對手、恭謙有禮卻又始終立場堅定。2007年,她在總理府接待達賴喇嘛,德中關系因此遭遇了一段冷淡期。5年后,英國首相卡梅倫因為在倫敦接待達賴喇嘛也遭受了類似待遇。因此,西方政治家們提出人權問題時變得更加謹慎,往往選擇私下在討論這些問題。

         

        不過,在2014年那次對華訪問及在清華大學演講時,默克爾卻毫不猶豫地開門見山,她說:“相信法律的力量而非權力的桎梏,這對公民而言至關重要。要成功地塑造未來,你們需要一個開放、多元且自由的社會。”

         

        與高克總統一樣,默克爾總理從小在共產主義東德長大。在評價中德的法治與人權討論時,她也提及了1989年柏林墻倒塌事件。“在我看來,這次(人權)對話至關重要,因為25年前,前德意志民主共和國發生了和平革命,柏林墻倒塌,兩德得以自由對話。我認為在中國,開展同樣的自由對話也很重要。”演講的這部分內容在中國被屏蔽了。

         

        今年6月訪華時,默克爾很可能會談及中國的經濟地位。獲得由世貿組織批準的市場經濟地位是中國的幾大重要目標之一,默克爾無疑會提到中國政府為了實現這一目標還需哪些努力。(譯者注:市場經濟地位是反傾銷調查確定傾銷幅度時使用的一個重要概念,由于其他世貿成員不承認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中國企業在應訴國外反傾銷調查時處境極為不利。)至于她是否會支持中國與歐盟簽訂雙邊投資協議的呼吁,這一點尚不明了。相關談判已經啟動,但大多數歐洲國家已經與中國簽訂了雙邊投資協議,無需急迫地推動歐盟層面的協議。但與歐盟簽訂條約意味著北京的地位提升,更重要的是,這是中歐全面自由貿易協議的第一步。

         

        在東海及南海的領海與管轄權爭端問題上,德中最有可能開展閉門討論,這樣,德國首相可以更好地指出中國一些不必要的激進行為——這些行為已經觸發鄰國的敵意——而不至于在國際舞臺上公開羞辱中國。相比之下,華盛頓的手腕就更加強硬,經常派遣戰艦和軍事飛機巡邏該地區的島嶼與巖石,哪怕中國聲索其為主權領土。美國的目的是挑戰中國的過度海洋權益聲索,保障南中國海的航行權利和航行自由。與法英美不同,德國在南中國海地區沒有海軍設施,自然就不受該地區不利形勢的直接影響。

         

        中德都意識到兩國之間更緊密的經濟紐帶,以及在維護亞洲及周邊地緣政治穩定上的相互依賴。舉個例子,德國一直敦促中國在敘利亞問題上扮演更具建設性的角色。畢竟,在古老絲綢之路之上開辟的一帶一路計劃會讓中國成為中東地區更重要的參與者。考慮到中國需要中東的石油,而且敘利亞沖突與新疆的突厥遜尼派少數民族維吾爾族息息相關,敘利亞沖突和解是符合中國利益的。中國近日任命了一名外交特使參與敘利亞和平談判,但大多數人依然認為中方立場與俄羅斯和伊朗相同,過多支持敘利亞總統阿薩德。

         

        2016年3月21日,德國總統高克與中國主席習近平出席北京人民大會堂歡迎儀式。

         

        默克爾能否成功勸服中國改變俄羅斯在敘利亞問題上的立場?結果不得而知。有一點很重要:在中國看來,德國不會嘗試“遏制”其勢不可擋的崛起。相反,默克爾清楚地表明,她希望中國完全融入到世界經濟、金融、法律和政治結構體制中。

         

        比如說,德國、英國和其他14個歐洲國家成為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的創始成員國。在華盛頓看來,亞投行是世界銀行的對手。美國試圖阻撓亞投行的創建,但以失敗告終。美國憤怒不已,同日本和加拿大一起拒絕加入。當然,正是因為這樣,中國更有力地主宰了亞投行。甚至在華盛頓,人們也承認,美國這回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在許多危及中美關系的沖突中,德國的立場謹慎而中立。的確,關于如何在國際事務中和平共處,德國樹立了一個榜樣:精準拿捏外交立場,本著尊重的原則,開展坦誠對話,發揮相互經濟優勢,采取切實行動,將中國納入國際社會。

         

        此外,與美國開展定期和制度化的跨大西洋協商、討論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的地位是大有裨益的。目前,美國和德國(或和其他歐盟成員國)的協商并非固定日程。協商應該成為常態,不僅為了建設更好的中美關系和跨大西洋關系,更是為了國際社會的穩定。

        Over the years, as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have grown more adversarial—from maritime clashes over the South China Sea to economic ones over currency manipulation—Europe, and in particular Germany, the continent’s de-facto leader, has been caught in the middle.

        Over the past few decades, Germany has grown economically closer to China, often finding itself at odds with the United States, which has implied that Berlin is sucking up to Beijing and being too soft on China’s aggression in the South China Sea. It is true that roughly 45 percent of the EU’s exports to China come from Germany and that Germany accounts for 28 percent of EU imports from China, based on 2013 figures. And the Chinese are not slow to point out, as President Xi Jinping did last month, that every third container in the huge port of Hamburg is a Chinese one. There are also over 5,200 German companies registered in China and more than 900 Chinese firms registered in Germany. The United States is a much larger and more populous country than Germany, and there are many more American and Chinese companies registered in each other’s respective countries. But Germany has a relatively more balanced trade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than the United States does. It even registered a small surplus of 203 million euros as of February 2016. Meanwhile, the United States has been running a large and growing trade deficit with China since the mid-1980s.

        This ever closer German-Chinese economic relationship has come with stronger political ties. During her ten years in office, German Chancellor Angela Merkel has embarked on eight official visits to China. Her ninth visit will take place in June. She will also make a visit to Hangzhou, Zhejiang, in September for the first China-hosted G-20 summit, a meeting of the world’s 20 largest economies. Merkel’s predecessors were also frequent visitors to China. Helmut Kohl traveled there four times during his 16 years as chancellor; Gerhard Schröder visited six times 



        上一篇:美國為什么不應該抵制一帶一路? | 譯論中國
        下一篇:彭博數據解讀:中國國企改革



        • 保護語言多樣性的重要性
          保護語言多樣性的重要性

          由于目前語言的滅絕的速度越來越快,保護語言多樣性的任務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緊迫。我們首先需要了解一門語言是如何消失的,即語言的滅絕

        • 從《易經》中解讀翻譯的煉成
          從《易經》中解讀翻譯的煉成

          國譯天潤希望這篇文字,能讓更多人認識一下翻譯的甘苦,翻譯絕非等同于單純的英語好。乾,元亨利貞:元,翻譯事業,大得很,有不少網友對之

        • 俄譯漢之加詞與減詞
          俄譯漢之加詞與減詞

          本文將繼續探討俄譯漢的翻譯問題,并研究加詞、減詞技巧。一、加詞翻譯時,為了確切表達原文的意思,往往需要在譯文中增加一些潛存于原文字

        拓展閱讀
        推薦閱讀


        ? 色噜噜狠狼综合在线,亚洲综合久久无码色噜噜,美女下面粉嫩又紧水又多视频,日日狠狠久久偷偷色,暖暖免费视频日本中文,免费人成再在线观看网站,婷婷四月开心色房播播,国产成熟女人性满足视频